当前位置: 法律快车> 全国律师> 上海律师> 邢环中律师> 亲办案件> 案件详情

金某斌,江某保等敲诈勒索二审刑事裁定书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5)沪二中刑终字第1183号

原公诉机关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金某斌,男,1976年7月8日出生,汉族,户籍在上海市虹口区,暂住上海市宝山区。

辩护人王某,上海市袁圆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江某保,男,1985年4月16日出生,汉族,户籍在安徽省,暂住上海市宝山区。

辩护人**平,上海聚隆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某,男,1984年8月1日出生,汉族,户籍在山东省,暂住上海市宝山区。

辩护人邢环中上海金茂凯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蒋某勇,男,1978年8月12日出生,汉族,户籍在安徽省,暂住上海市宝山区。

辩护人鲁某栓,上海一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审理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金某斌、江某保、李某、蒋某勇犯敲诈勒索罪一案,于2015年9月22日作出(2014)杨刑初字第1094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金某斌、江某保、李某、蒋某勇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派代理检察员张某丙、蒋某某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金某斌、江某保、李某、蒋某勇及辩护人王某、**平、刑环中、鲁某栓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根据上海海事公安局出具的到案经过材料,证人洪某某、斯某某、赵某某、王某某、张甲、蒲某某、丁某某、戴某某、李甲的证言,被害人徐某某、董某、陈某某、汪某某、胡某某等四十余人的陈述,海事部门出具的船舶签证记录、情况说明,被告人金某斌的记账本,被告人金某斌、江某保、李某、蒋某勇的相关供述等证据确认:

2009年至2014年3月间,被告人金某斌雇佣被告人江某保、李某,三人共同在本市宝山区罗泾矿石码头(以下简称“罗某码头”),利用船民普遍存在惧怕因船舶在配员、证书等方面存在缺陷和违规问题被海事部门查处的心理,以将向海事部门举报,通过码头调度人员扣留船舶货物运单、过磅单等方式,使船舶无法顺利办出签证等相威胁,迫使在罗某码头靠泊装卸货物的船民接受其等“服务”并交纳高额“签证费”。自2013年始,被告人金某斌又雇佣被告人蒋某勇,参与共同在罗某码头收取“签证费”。

上述四名被告人中,被告人金某斌负责和海事部门工作人员联系并疏通关系,被告人江某保、李某、蒋某勇负责向船民收取“签证费”,当有船民不愿交纳时,被告人金某斌、江某保便对船民进行威胁恐吓,而被告人李某、蒋某勇明知船民交纳“签证费”是因为恐惧心理,依然参与收取“签证费”。被告人金某斌等人收取船民“签证费”,同时带船民至海事部门签证点、帮助填写签证资料,为缺员、缺证船只找人顶替、借用证书等应付海事部门检查。因被告人金某斌、江某保、李某、蒋某勇等人无权进入海事部门签证大厅代办船舶进出港的签证业务,船民在交纳“签证费”的同时仍需自行进入海事签证点办理签证手续,并按规定自行向海事部门缴纳船舶港务费。

2009年至案发,被告人金某斌等人共收取40余名被害人“签证费”,共计人民币80余万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其中,2009年至2012年底,被告人金某斌、江某保、李某收取“签证费”合计30余万元。被告人江某保、李某、蒋某勇收取“签证费”后均上交被告人金某斌,由被告人金某斌予以支配,将其中部分钱款以固定工资、加班费等形式发放给江某保、李某、蒋某勇,除上述收入外,江某保可获20%提成。

2014年3月27日凌晨,上海海事公安局民警将被告人金某斌、江某保、李某、蒋某勇抓获归案,并分别扣押金某斌15,150元、江某保2,600元、李某7,400元、蒋某勇7,700元。

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金某斌、江某保、李某、蒋某勇敲诈勒索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被告人金某斌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江某保、李某、蒋某勇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当减轻处罚。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以敲诈勒索罪分别判处被告人金某斌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罚金人民币二万二千元;判处被告人江某保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罚金人民币一万七千元;判处被告人李某有期徒刑七年,罚金人民币一万四千元;判处被告人蒋某勇有期徒刑六年,罚金人民币一万二千元;扣押在案的钱款发还被害人,责令被告人继续退赔其余违法所得。

上诉人金某斌及其辩护人提出,金某斌及其上海某船舶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船舶公司”)的员工均没有对船民实施过威胁行为,公司为船民提供了为船舶进港至出港时的签证办理及相应的其他服务,因金的船舶代理公司在码头上形成了垄断,便高额收取船民的服务费用,金的行为不构成敲诈勒索罪,属强迫交易的行为。辩护人当庭宣读了向不在案的其他船民郑某忠、钮某彬所作的陈述笔录,郑某忠、钮某彬分别证明,郑、钮都是主动找金某斌等人代理签证,原因是运输船上人员配备不足,海事部门检查要受罚款,让金某斌等人代理签证,金会打招呼,这样就不会遭检查罚款,同时金某斌等人还会提供填写签证表格、开车接送等服务。

上诉人江某保及其辩护人提出,江某保是船舶公司的员工,该公司具有代理船舶签证服务的资质,所从事的代理签证行为合法有效,江某保在本案中的行为均是代表公司的行为;江某保在服务过程中没有对船民实施过威胁或要挟的行为,收费标准由公司确定,钱款也交给公司,江某保的行为不构成敲诈勒索罪。

上诉人李某及其辩护人提出,李某是船舶公司的员工,从事公司代理船舶签证服务,李没有对船民实施过威胁行为,也无明示、暗示或通过第三方传达威胁内容,李的行为不构成敲诈勒索罪;李某虽从2009年起在金某斌处打工,但李主要在某钢码头为金打工,很少在罗某码头,直到2013年10月才与蒋某勇一起在罗某码头轮流值夜班至案发,仅三、四个月时间,不应对全部涉案金额负责。

上诉人蒋某勇及其辩护人提出,蒋某勇是2013年10月进入船舶公司做司机,在公司主要从事开车工作,对被害人无威胁行为,船舶公司接受船民们的主动委托代理签证事项,不构成敲诈勒索罪;蒋某勇的涉案金额也应自2013年10月起计算。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提出,原判认定上诉人金某斌、江某保、李某、蒋某勇犯敲诈勒索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建议驳回四名上诉人的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证据与原判相同。

针对上诉人金某斌、江某保、李某、蒋某勇的辩解及各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的评析:

1、本案的定性

四名上诉人及其辩护人均提出,金某斌经营的船舶公司具有代理船舶签证的资质,该公司及其员工为船民代办船舶进出港签证事项是正当、合法的,在接受船民委托代理签证过程中没有对船民有威胁、恐吓等行为,船民也是主动找到上诉人办理委托签证事项,所以四名上诉人的行为不构成敲诈勒索罪。上诉人金某斌及辩护人还提出,船舶公司在码头上具有垄断性,该公司收取船民的代理费用超出其他码头的收费,属强迫交易的行为。

经查,上诉人金某斌经营的船舶公司经营活动范围包括船舶代理签证事项。上诉人金某斌、江某保供述,需委托代办签证事项的船民绝大部分在船舶人员配备、人员证书等方面存在缺陷及其他违规如超载等问题,金某斌等人除帮助船民填写签证表格、接送船民至海事局,由船民自己办理签证手续外,还为这些船民掩饰缺陷,为违规不符合规定的船民向海事检查人员行贿打招呼,使被代理的船舶能顺利通过检查,这与被害人的陈述及相关证人的证词相符,因此金某斌等人所谓“代理签证”的事项已超出合法代理签证事项的范围,且不具有正当性、合法性,不得进入市场环节,该“代理行为”不属市场交易行为;被害人陈述还证明,在其他码头,代理签证的收费每次为一、二百元,而经上诉人的“代理签证”,每次收费数千元,这与上诉人供述收费数额相符,表明上诉人“代理签证”收费严重超出公平交易价格,其行为已不是侵犯自愿、平等交易的市场秩序,而是以提供服务交易为借口,实质是直接侵犯被害人财产权利的行为。故对上诉人金某斌及其辩护人提出本案系强迫交易行为的辩解与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另查,在案被害人的陈述、罗某码头调度人员等证人证言分别证明,被害人的船舶在人员配备、证书、载重、消防等诸方面存在缺陷或违规的情况,内心存有被海事部门检查罚款的害怕心理,且罗某码头上传播着若不找金某斌等“黄牛”“代理签证”,会受到这些人员举报而遭海事部门的检查罚款,或因被检查而耽搁船期等;也有部分被害人直接或间接受到了金某斌等人的语言威胁,即船舶一进港,“黄牛”就会上船检查,扣押证件,要求被害人委托“黄牛”“代理签证”,若船民认为自己人证手续齐备,自办签证,“黄牛”就会讲“你一定能办出签证吗”、“你的船走得掉走不掉就难讲了”等具有威胁之意的话语;也有被害人因金某斌等人贿通码头调度人员扣留被害人船舶货物运单、过磅单,无法办理船舶进出港的签证手续,由此不得已找金某斌等人“代理签证”,支付高额的代理费用。罗某码头仅上诉人金某斌等人在行“代理签证”之事,海事部门已出告示,鼓励船民自行办理船舶进出港签证事务,金某斌等人客观上已被禁止进入海事部门签证大厅为船民代理签证业务,船民需自己办理签证手续,说明金某斌等人已不具备代理签证的完整能力,因此上诉人金某斌等人以代理签证为名,采用直接或间接威胁的方法迫使在案被害人接受所谓的“代理签证”,向被害人索取钱款,金某斌等上诉人的行为符合敲诈勒索罪的构成要件,故对上诉人金某斌、江某保、李某、蒋某勇及辩护人提出各上诉人行为不构成敲诈勒索罪的辩解及辩护意见也不予采纳。

2、上诉人李某、蒋某勇参与犯罪数额的认定

上诉人李某及其辩护人提出,李某虽从2009年起在金某斌处打工,但李平时在某钢码头,很少在罗某码头,直到2013年10月才与蒋某勇一起在罗某码头轮流值夜班至案发,仅三、四个月时间,不应对全部涉案金额负责。

经查,被害人董某、郑某、佟某某、杜某某、张某乙、卫某等人的陈述及辨认笔录证明,李某也是在罗某码头上收取“代理签证”款的“黄牛”,被害人沈某的陈述笔录及辨认笔录证明,其在罗某码头和某钢码头都运过货,李某收取过“代理签证”款。金某斌也供述李某在2009年起就与其一起在罗泾码头上做“代理签证”之事,且每月给付工资6,000元,这与李某关于2013年10月之前其也在罗某码头为金某斌打工,每月工资6,000元的供述相符,虽不排除李某在某钢码头为金某斌从事“代理签证”收款之事,但其同时也在罗某码头为金某斌从事“代理签证”收款之事,金某斌是以工资形式每月给付李某6,000元的分赃款,而不是以李某实际参与额分赃,李某对全案犯罪数额也需承担刑事责任。

上诉人蒋某勇及其辩护人提出,蒋某勇是2013年10月进入船舶公司,其涉案金额应自2013年10月起计算。

经查,被害人董某、李某乙、程某某的陈述与辨认笔录及海事部门出具的船舶签证记录证明,2013年6、7月份前,蒋某勇已在罗某码头从事“代理签证”行为,金某斌供述,蒋某勇为其打工至案发有一年多时间,这与蒋某勇在公安侦查阶段关于其在2012年年底或2013年年初到金某斌处打工的供述相符,因此,上诉人蒋某勇辩解其在2013年10月才到金某斌处打工与查明的事实不符,不予采信。

3、上诉人江某保的行为是否为代表船舶公司的行为

上诉人江某保的辩护人提出,江某保是金某斌经营的船舶公司员工,其行为均是代表公司的行为,并按公司规定收费标准向船民收取钱款,钱款也交给公司,江某保的行为不属个人行为。

上诉人金某斌经营的船舶公司虽合法成立,江某保、李某、蒋某勇等人均为公司员工,但四名上诉人实施的是敲诈勒索犯罪行为,行为实施中无论以何种身份向被害人示意,行为得逞后以何种形式对赃款的管理、分赃,均不能改变该行为的个人属性。因此,江某保的辩护人提出江某保在本案中的行为不属其个人行为,无法律依据,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原判认定上诉人金某斌、江某保、李某、蒋某勇犯敲诈勒索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金某斌、江某保、李某、蒋某勇的辩解及各辩护人提出的相关辩护意见与查明的事实不符,不予采信、采纳。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的意见正确。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何仁利

审判员  朱春媚

审判员  章丽斌

二〇一六年一月八日

书记员  胥保平

附:相关法律条文

附:相关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

……

 



注:以上内容由邢环中律师提供,若您案情紧急,法律快车建议您致电邢环中律师咨询。
服务地区:上海 - 上海
专业领域: 刑事辩护 取保候审
手机:139-1893-0001(接听时间:8:00-22:00)
非接听服务时限内请:在线短信咨询

在线咨询邢环中律师

用户评价更多>>

  • 服务态度: 5.0

    度: 5.0

    已聘请,谢谢

    来自上海-上海用户2018-11-14

  • 服务态度: 5.0

    度: 5.0

    谢谢

    来自上海-上海用户2018-05-21

  • 服务态度: 5.0

    度: 5.0

    很好

    来自上海-上海用户2018-05-20